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村庄逐渐在变化

中国西部散文网

2020-01-23

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村庄逐渐在变化

    请各省级安全监管局及时将本通知要求传达至辖区内各级安全监管部门,有关中央企业及时将本通知要求传达至所属生产经营单位。

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村庄逐渐在变化

来源标题:1978年冬天,为了能吃饱肚子,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农民严金昌和另外17人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红手印,实施了农业大包干,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四十年后,严金昌的家里开起了农家乐,住上了洋房,家里有车,吃穿不愁。

说到未来的计划,他乐呵呵地表示,下一步打算扩大农家乐的规模,接纳更多游客来小岗村来。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农村发展缩影,小岗村人从吃不饱饭,到家家有车,办农家乐招待游客,可谓天壤之别。

这一点,严金昌感受最深:想当年我们搞大包干,就是为了吃饱肚子。

现在经过40多年的努力奋斗,我们终于从温饱线上迈进了富裕门。

18个红手印,小岗村跨过温饱线大包干前小岗村有多穷?翻看村里的历史记载,没饭吃是村里老一辈人共同的回忆。

尤其是1978年实行大包干之前,安徽遭遇特大旱灾,不少村民都携老带幼去其他地方要饭,有名的凤阳花鼓也被当成讨饭的工具。

为了吃饱饭,小岗村18户家庭各选一位代表聚在村中一间偏僻的草房中,摁下了红手印实行大包干。

所谓大包干,就是包干到户,是中国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主要形式。

1978年,严金昌就作为带头人,以托孤的方式按下鲜红的手印,搞起包产到户。

当年11月24日晚,在煤油灯光中,带头人严宏昌写下保证书: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交和公粮。

不在(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

如不成,我们干部作(坐)牢刹(杀)头也干(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第二年,包产到户就让村民们丰收了。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1979年秋收后,小岗粮食总产量由1978年的万公斤增加到万公斤,人均口粮由93公斤增至350公斤,人均收入由22元增至350元,村民迅速解决了温饱问题。

包产到户后,严金昌一家生活逐渐有了起色,但又遭遇到新问题一夜越过温饱线,20年没跨进富裕门。

尤其在2000年以后,很多农民选择外出打工或在当地从事二三产业,农村的土地大量荒芜,谁来种地是拷问着小岗人的一个现实问题。

2004年,小岗村在第一书记沈浩的带领下开始致富通过土地流转,将土地集中起来,搞合作化经营。

一批种粮大户、专业合作社顺势而生,通过土地流转,把土地集中起来搞规模化经营,在小岗这片土地上开始了新的土地改革。

98个红手印,挽留第一书记再干三年初到小岗村当第一书记的沈浩,小岗人对他是怀疑的。

有人觉得他是为了镀金,有人认为他太年轻,而沈浩提出的土地流转,更是让村民疑虑重重。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不少农户担心自己丢了土地,再也收不回来。

但也有人支持。

严金昌在2005年前后将自己家中的土地流转出去,后又听从沈浩的建议,在村中开了农家餐馆。

在他看来,以800元一亩的价格从农民手中把土地流转过来,交给企业整体经营,这样农民也不吃亏;劳动力解放出来后,又可以去企业打工增加收入,一举两得。

而通过流转土地种植,小岗村人程夕兵更是收获不少:2016年,他家纯收入25万元,2017年上半年利润达30万元。

今后,他还想着要打造一个农业产业链,申报家庭农场,准备建设烘干房和米厂,从粮食种植、烘干、加工,再到消费者的餐桌,实现一条龙的服务,打造小岗粮食品牌。

土地流转是沈浩三步走发展规划的其中一部分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现代农业;加快设施建设,发展旅游业;跳出小岗求发展,着力办好工业园。

如果说土地流转还让村民有所疑虑,那么发展旅游业就让村民们真真切切尝到甜头。

以严金昌为例,每年除去土地流转的收入,他家的餐馆经营收入能达十多万元。

2006年10月,沈浩选派任期将满。

村民为了留住他,起草了一份言辞恳切的挽留信,并用按下红手印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愿望。

这是1978年后,小岗村村民第二次按下鲜红的手印。

自此,沈浩在小岗村留任,直至其2009年与世长辞。

现如今,小岗村正在创建国家5A景区。小岗村葡萄专业合作社、美国GLG集团产业园、小岗农产品深加工产业园和农村电子商务等项目的落地,为小岗村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从过去的泥巴房、泥巴床,泥巴囤里没有粮,到现代农业、旅游业、招商引资同步发展;从大包干到大集体,从红手印到红证书,小岗村不断变化着。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的金字招牌,在全村村民的奋斗下,被擦得铮亮。